奈何皇叔看上我:第三百一十五章 画风变化太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南风盏这些日子一直都跟我在一起!

    某王抿唇在旁静站,表现的甚为悠哉,因此刻,有人替他解释。

    大姐你傻了吗?你是被他迷惑了心智么!他难道不能派人么!

    她没傻!全心全意的相信一个人又没有错!

    眨眨眼,薄唇轻扯,锦天!你先冷静!现在这个局面!很显然,他跟那群人不是一路的!

    谁知道,他是不是在演戏!怒意不减,声声扯唇,今儿!我就要拿你换我二姐!话毕,就动了手。

    南风盏还不躲,只是仰着身子的向后慢移,蹭得地上尘土溅飞。

    解释不清楚!季家小弟的脾气上来,确是她也压之不下。旁侧的打斗还未终止,这边就又纠缠在一起了。

    南风盏也不自行解释,薄唇顺势抿动,神色叫人难猜。

    卿灼灼只得于慌乱中,想着办法。

    然,办法还没想出,就看到自己的师父顺步移来,两手交握,摆动轻晃。

    哎!你弟弟?

    脾气一个样儿!

    卿灼灼闻声咬牙,脑子里原本还顺溜的思绪,顷刻崩掉。

    师父!你那么闲,如何让人尊敬!您该以自己的形象为重!出手解决掉此间凶猛奔来的黑衣声音拉长,手臂伸开,确是在为他『指点迷津』!

    奈何面前师父向来脸皮颇厚,完全不搭理她的『热情讲解』仅是撩着眉毛的,侧弯脑袋,搭拉长辫。

    甭给你师父戴高帽!你见我何时吃过这一套!

    僵持!手臂横在面前收不回!

    该出手时,我会出手!不该我出手时,我就站着不动!

    哎!一副欠扁的样子,脸上印了四个大字『你奈我何』!

    卿灼灼唯深呼吸,扭头一侧。

    良久,感觉自己没有缓过神,究竟是怎么被一左一右抓住手腕的?

    这边黎战,后边南风盏!目光如炬,半点不移,然瞅着的却是彼此

    你俩什么情况?

    卿灼灼!我先带走!

    方才,我做让步,只因想要弄清那人的身份!这会儿,即便是真的皇兄你我也再不会放手!

    要弄清来人的身份,有很多种方法!你却选择了让她以身犯险!南风盏!你次次皆如此!既不能保护她,就放开她!

    僵持片刻,不知何故,他竟真的松了手。

    南风黎的目光中,瞬时显了疑惑。

    低头便见身旁的卿灼灼,已是吃痛到扯着嘴角,说不上话了。

    四面黑衣皆退,数目盯视这方,不敢落声。

    唯季锦天担忧的朝前迈步,出音唤着长姐。

    南风黎这才发现,那鲜红的血珠正顺她的袖口颗颗垂落,什么时候受的伤?

    她不言,薄唇愈渐浅白。

    让她孤身涉险,确是我的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