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掌:31-34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笑!陆赛男脑海中只有一校花的全能保安小说5200片空茫茫的声音。

    是啊,我给你讲个故事,亲爱的。杜慕清悠然自得的提议说。

    我不想听。陆赛男直接拒绝。

    有一对要好的兄弟,哥哥是个体型肥硕的胖子但在服装设计方面非常具有天赋,哥哥在大学时爱上了一位出身平庸的姑娘,每一次躲在她背后观察她,帮助她,悄悄潜伏着送她回寝室,她功课多时给她打饭,下雨天时偷偷给她送伞,但从来不告诉她,一切都是他做的。因为他那时相貌不扬,骨子里呆板,只能将一腔热情告诉堂弟。杜慕清自顾自地说。

    杜慕清看着她,她板着脸不说话,他只好停住,她更加不会追问这些事不关己的破事。

    所以,你想怎样啊?你为什么要调查我?陆赛男盯着杜慕清问,眼神活像吃人。

    以后,你会知道我们是最相配的。杜慕清轻巧的说。

    你真恶心!陆赛男咬牙说。

    杜慕清走过来,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并不回答她。

    陆赛男扬起手中厚厚档案冲他脸上砸去,杜慕清清俊的面部被蹭出一道刮痕,咧嘴,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扬手劈向她后颈。

    她来不及反应,直接昏厥。

    醒来时,她和欧扬躺在一张奢靡凌乱的床上。

    欧扬住着半裸的上身,无比沮丧地抱头,懊悔道:啊啊!我的信仰!我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妈妈啊!我背叛了天主教!

    陆赛男抱住枕头扑过去殴打他,气呼呼地警告:闭嘴!

    欧扬愧疚无比地看她一眼:亲爱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负责。

    陆赛男囧:负责个猫?你G本什么都没做过,只是被当枪使了,负责能挽回什么?

    真的!以我身家X命发誓!欧扬信誓旦旦地保证。

    陆赛男想到杜慕清,瞬间心理Y暗了,沮丧地叹息说:欧扬,我想回家。

    作者有话要说:泪奔,重写第六次,还是第七次?千万不要被河蟹啊!好多童鞋订阅了没有留邮箱,这次重修主要是为了她们,如果再被河蟹,我就死给你们看(ㄒoㄒ)~~

    如果被河蟹了,这边有地址,可以看:直达H

    新章明天更真的,真的

    33、第三十三

    时速一百六十公里的高铁只需两个多钟头直达目的地,但欧扬竭力劝服她一起自驾游,这样路过苏州园林、横店影视基地和雷峰塔时可以随意游玩几圈。

    陆赛男看了眼他的炫酷莲花跑车一路无语。

    车厢内播放着轻音乐,上了副驾坐的陆赛男头一歪就睡着了,任欧扬如何勾搭她就是不肯讲话。

    从上海到昆山再到苏州跑车在国道上飞驰了将近三个时辰,下了国道到景点欧扬叫了她几声仍然睡得香甜,一副懵懂无知的模样。

    陆赛男慵懒转过身继续入睡时,欧扬托着下巴嘿嘿奸笑,随意按了下开关,车椅缓缓在车厢中平移、舒展成床。

    突然欧扬将她压到身下,扯着她的衣服一边M索一边哼歌。

    一夜未眠的陆赛男全身酸软无力,欧扬冰凉的指尖从衣领M索进来让她结实地打了个冷颤。

    见她睁开眼嫌恶看他一眼,更加得寸进尺,舌头扯进抵入她口腔,五指将松软的柔白当成了暖手宝反复摩挲,舌头孜孜不倦地卷着她的。

    直到欧扬力道松了些,陆赛男才无力道:欧扬,我想去厕所。

    欧扬脸上春风得意的表情立刻崩溃,紧接着又恢复得意的表情,勾唇玩世不恭的笑: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滚!陆赛男咬牙鄙视他。

    办完事,回到车厢时,欧扬哈气连连的怨她:你是小事?大事?还是在造飞机啊?怎么搞那么长时间。

    我经期,不行吗?要是你着急先走就是。陆赛男抽了两张面巾纸,狠狠吸了下鼻子,好像受到莫大委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