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掌:5-8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时陆赛男拎着包慢腾腾挪进停车场,抬眼就看到斋田别具意味的笑。

    第二天一大早,斋田请行政助理特意找她,旁敲侧击地问她和欧扬什么关系。

    陆赛男哭笑不得,含糊不清地说了句:只是朋友。

    斋田看向她的目光变得意味深长,似笑非笑地说:陆小姐,这是个好机会,要是抓住的话或许会幸福一辈子,错过的话一定是痛苦一生。

    陆赛男无可奈何地望着BOSS的秃头,寻找喜感和注意力,继而说:员工是傻瓜,除了工作就是受气,您说对吗?

    斋田动作不急不缓地走向她,笑得和老狐狸似的狡黠:中国有句老话,脑力者制于人,劳力者受制于人,陆小姐是我们的骨干,谁给你脸色看岂不是和整个管理高层过不去?!

    当天例行会议,斋田当众宣布给她加薪和提干,让她瞬间变成以后同事们茶余饭后的八卦话题,可一切都比不上杜慕清铁青的寒脸,清冷的目光落到她脸上恨不能戳出几个洞来。这让她心里泛起些微的胜利感,因为不管悲伤或喜悦,此刻这个极品男人心绪是被她掌控的。

    中午陆赛男在员工休息区的吧台前遇见杜慕清,当时整个休息室只有他们两人。

    杜慕清声线偏冷,挑眉揶揄地笑说:黄忠六十才开始效忠刘备,德川家康七十打天下,姜子牙八十封丞相,佘太君百岁挂帅,孙悟空五百岁西天取经,白素贞一千多岁下山谈恋爱。你才多大就学着歪道指望走潜规则,**犬升天?

    陆赛男揶揄的笑,口气甚是温和:盖茨39岁成世界首富,陈天桥31岁成中国首富,孙中山28岁创办兴中会,王然23岁当局长,孙权19岁据江东,丁俊晖15岁拿世界冠军,邓波儿7岁获奥斯卡,贝多芬4岁开始作曲,葫芦娃刚出生就会打妖怪,我争取自己想要的有什么不对?

    杜慕清却不看她,径直向出口走去,路过她身旁时,短暂地看她一眼,眼神里的寒冷让她不寒而栗。

    付静之端着咖啡从墙角旁闪出来,面露担忧:你又遇到那个变态杀千刀的人渣找茬了?

    陆赛男笑了笑,没有回答。

    但杜慕清的敌对却让她莫名的心绪很低落,欧扬来接她时,她甚至懒得讲话,回到家后直接躺床上挺尸。

    鸿雁来敲门,兴冲冲地拉着她要去美容院做SPA,陆赛男只是点点头,又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床上挺尸。

    鸿雁知道她心情不好就会闷头睡觉,拉着她起来,关心地问:陆赛男,怎么了?别睡,快点起来。

    陆赛男把今天经历的所有倒霉事毫无遗漏地和鸿雁说了一遍,包括杜慕清的厌恶和敌对。

    鸿雁呵呵一笑,笃定地说:陆赛男,这个杜慕清可能连自己都不知道他爱上你了。

    陆赛男的表情瞬间变成了一个微妙的囧字:怎么可能?这个消息比本拉登和奥巴马有私情更恐怖。

    鸿雁随手拿出包包里的化妆镜,照着她,鼓励说:陆赛男,你看,你鼻子像妮可基德曼,眼睛像lady gaga,嘴巴像X感的安吉丽娜朱莉,X部虽然小了点,但M起来很有手感,就是头发的颜色需要加工一下,扯着她衣袖,建议说:一起去美容吧。

    陆赛男面无表情:哼,我才不去,天然美才是真的美,真正爱我的人才不在意这些浮华表面。

    唉,难道你做美容只是为了给你喜欢的人看?

    陆赛男斜着眼看鸿雁:本来就是女为悦己者容。

    女人化妆不仅仅是给别人看,更重要的是增加自信心,陆赛男,相信我,等你从美容沙龙再出来时绝对会焕然一新。鸿雁信誓旦旦道。

    作者有话要说:六点之前还有一章

    6、第六章<修>

    陆赛男就这么被鸿雁拉去做美容,先修指甲做彩绘,又敷面膜修眉,最后将自然直的长发烫成大卷,换上一身吊带衫齐膝的小礼服,差点没认出穿衣镜里的自己。

    鸿雁将她推到镜子前,眨眨眼,冲她说:陆赛男,女人在沮丧的时候千万不要折磨自己,任何自虐的行为都是犯贱,只有那些小女生才会哭天喊地,你要有理想有野心,一时的屈服并不代表你就输了。

    陆赛男歪头,问:什么意思?

    鸿雁抱着双臂,满意地打量她:陆赛男,你记住,一个女人的成功往往依靠不止一个男人,你的资本就是一去无回的青春,不管是挥霍还是豪赌,你只有掌控男人才能得到想要的一切,anyway,半小时后的名人花园有个假面舞会,欧阳是主办者,你的目标很简单,邀请他和你跳舞,在凌晨十二点之前甩掉他,做一回真正的辛德瑞拉。

    陆赛男知道鸿雁不简单,她神秘的家世,她对一切男人心态了如指掌,她在她那个圈子内如鱼得水八面玲珑,她甚至只把爱情当做游戏。

    陆赛男以前是个安于现状的宅女,除了工作时间,其他大部分业余时间都献给了睡眠,她很懒,懒得去恋爱,懒得去认识陌生男人和女人,懒得去扩建人际交往的圈子。因为这一切都需要成本,费时费心费力,不一定讨好。

    可当陆赛男被鸿雁装扮成妖妇出现在大众视线后,除了不安和羞愧,心底更多的是想要成为狐狸J的跃跃欲试。

    就像鸿雁说的,如果一生中只有一天的机会,杀人不犯法,抢银行无罪,抢亲和劫持都在道德底线内,那么这个没有规则来限制的世界才是真正的天下大同。

    虽然很多时候付静之认为这句话纯粹是鸿雁在扯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