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掌:64-68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先别生气,他打电话只是来试探我,看来我们之前还真是小瞧他这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二世祖,没想到他快走上绝路时还能有反扑的能力。欧扬继续说下去:不过他的手段太小儿科了,怒气冲冲打电话来说孩子是他的,要是我敢碰孩子一G毫毛,他就带兄弟掏家伙烧光了我的律师事务所,开玩笑啊!他杜慕清以为我是被吓大的?

    据我所知,杜慕清这人确实没什么人品可言,而且他在广告界声誉很好,在商业竞争这一块也很有天赋,这也就是为什么到最后他能急流勇退趁你们不备劫走陆赛男的原因了。鸿雁C话说。

    可是他不是被高仰止驱逐到国外了吗?高仰止介入这事,他们兄弟相争就不怕被外人笑话?再说了,现在我们的文化传媒公司足以媲美寰宇,难道他就不懂得知难而退?非要咬着我姐不放,他属狗啊?!陆鹿好奇道。

    拜你所赐,现在报纸上可不是都贴着他们家的笑话,杜慕清那人是已经疯了才会打电话来威胁欧扬。鸿雁冷静地分析。

    那又怎样?他以为我们陆家好欺负是不是?想当我姐夫,也要先问问我同不同意!陆鹿满腔怒火,让他愤怒的原因大概就是杜慕清恬不知耻打电话来说他姐肚子的宝宝是他的。对他来说,杜慕清简直不配!

    怕什么,我们安静等杜慕清反击。要是他赢了,大不了我把孩子让给他养,他乐意当N爸,他当就是了!他要是输了,我要寰宇和他背后的财团永无翻身之地!欧扬Y险地笑说。

    他们在饭桌上争论许久,对杜慕清又怒又骂,可没有一个人腾出心思去责备陆赛男,他们都知道她是被逼的,被拘禁的,被绑架的,她却无言以对。

    直到饭菜上了桌,他们才停止讨论,阿姨多数做的是并不油腻的家常菜,也特地为陆赛男备了药膳**,可在他们毫不遮掩的讨伐杜慕清和出让她并未出世的孩子后,陆赛男就没什么胃口再吃饭,草草喝了几口瘦R粥下肚,放下筷子到卧室躺着。

    她才不要把孩子转给任何人抚养,即使是妈妈来了也一样,坚决不让别人代替她抚养。

    现在能略微听到宝嫂子合集吧宝心跳声,才明白,孩子是最有意义的个体,不管亲不亲,在她心里都是最重要的。

    闭上眼休息没多会儿,就感到一双手在她身上揉揉捏捏,按摩似的,很舒服。

    欧扬笑眯眯地将大手伸进她裙子里,揉捏着两条略显浮肿的小腿:舒不舒服?还要不要继续下去?亲爱的,和我说说,这些天你想不想我?

    不等她回答,欧扬直直扑过来,俯首吻着她双唇。

    你你不睡觉吗?

    欧扬不疾不徐用力掰开她双腿,大手带着火种缓缓划过她腿心,泛起阵阵痒意:没关系,让我看看你再睡。

    意识到欧扬要做什么,她脸一下子红了,想要闭拢双腿,却被他两只手牢牢压制住,动弹不得。

    褪下内裤后,欧扬像是欣赏J美陶艺似的,将头凑向她那里的细缝,炙热的目光投S到那里,紧盯着不放,仔细的打量,好像在等她束手投降。

    炙热的鼻息喷在敏感处,细小的缝隙害羞似的,微微缩了一下,暖暖的Y体溢了出来。

    欧扬笑出声,忍不住凑上去,用舌尖抵住,轻轻的舔,薄唇吸吮,每一处都不放过,舌尖抵住花心处旋转,那里就会用力的收缩,顽皮地夹紧他的舌头。

    不放过,按住她,舌尖来回的摩挲,来回逗弄,模仿抽*C的动作,孕妇的身体特别敏感,她好像受不住似的,双腿紧绷,手指紧绞床单,泄了出来。

    欧扬够了没?轻喘着说出这句话,喉中带着意想不到撩人的沙哑。

    害羞什么?又不是第一次,你身上的每一处我都看过,我想在你身上做个标记,证明你是我的人,让所有的人看到你都退避三尺,这样可好?

    陆赛男闻言一惊,双腿卯足了劲乱踢,这时卧室的门铃响了,陆赛男如蒙圣光般跳下床去开门。

    呃我没有打扰到你们吧?鸿雁见她裙子别到腰处,脸上难掩红润,一看就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脸无声的抽搐了一下,但马上恢复了迎合的笑脸:我来是想问你,音乐会到底去不去?

    陆赛男第一次觉得鸿雁这姑娘又可爱又美丽,简直是救世主降临,拯救快被欲*火焚身的她,完全不用思考,连忙点头答应:去啊,为什么不去?

    欧扬怎么说?他答应吗?

    陆赛男回头看欧扬一眼,见他衣衫不整地半躺在床上,睁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理他,冲鸿雁笑了笑:哦,我和他说过了,他没有反对。

    好的,明天中午我来接你。

    陆赛男见她要走,上前亲昵地抱着她胳膊:听说你家重新装修了?我想去参观参观,可不可以啊?

    鸿雁奇怪地看她一眼:我家什么时候重新装修过?听谁说的?见她朝欧扬方向挤眉弄眼,会心一笑之余,声音登时提高了几度:要去看吗?很有意思哦,家居装潢可是我最拿手的技术活儿,带你去开开眼。

    陆赛男冲她一笑,表示够义气,不愧是死党,送她回到客厅就到卧室收拾两件换洗衣服,可怀孕以后,腰围变大了,买好几套孕妇装收在衣橱里却怎么也翻不到,欧扬躺在床上看着她,声音懒洋洋的:亲爱的,你在和我闹脾气?

    陆赛男声音闷闷的:你随意把宝宝当筹码,我怎么可能不愤怒?我又不是普度众生的圣母,我现在非常生气,看你不顺眼,你不要和我说话。

    欧扬叹息一声,起身,踱步到衣橱,拉开第三个衣橱的双开门,他们的日常衣物全部摆放在一处,她要找的孕妇装背带裤和纯棉睡衣,欧扬熟练地帮她打包到衣袋里,递给她:只准玩一天,超过二十四小时我会亲自去捉你回来,再说了,你舍得让我这么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美男独守空房吗?

    陆赛男扑哧地喷笑:就你会贫。

    那你呢,我就是无意中说了句让你伤心的话,你就收拾行李离家出走,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伸出手将她鬓边的长发别到耳后:要不要我和你保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