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掌:1-4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渐渐,暮色四合,华灯初上,几乎所有人下班了,陆赛男肚子开始大声抗议。

    杜慕清不耐烦地挑眉,看她一眼,声线偏冷:你很饿?

    陆赛男啼笑皆非:我中饭吃得很少。

    杜慕清从原木办公桌抽屉里找出一块巧克力扔到她桌上,脸上没什么表情,语气淡淡的:先吃这个充饥。

    陆赛男趁他不注意时,轻轻撕开包装纸,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偶尔弱弱地抬头望他一眼,见他没什么反应,迫不及待地将满是苦味的巧克力塞到口中,却只能一点点吞咽着苦味,心里泪流满面。

    作者有话要说:求撒花,求留言,求温暖,求收藏,我努力双更~

    4、第四章<修>

    可那块巧克力吃得陆赛男浑身上下不对劲,回到家上吐下泻直接被送到医院,第二天不得不去请假,不去上班。

    鸿雁到底是陆赛男死党,对陆赛男了如指掌,知道陆赛男一个人吃饭很将就,要么下泡面要么喝粥,她晌午特地去看陆赛男,见陆赛男还没吃饭就拽着她到附近医院来个全身检查,排队挂号前后折腾了三个多小时,陆赛男饿得眼前直冒金星。

    等检查结果出来了,白大褂的医生从镜片后目光锐利地望陆赛男,严肃地告诉陆赛男:注意饮食和保养胃部,你的这些症状属于早期胃癌

    陆赛男瞬间五雷轰顶,身体像个被放光气体的皮球,J神萎靡,面色苍白,声音虚弱地拉着医生袖子哭泣:我还有得治不?医生啊,我不想这么快就英年早逝啊!医生啊!我还没结过婚、没生过小孩啊!我才刚开始找到男人,还没谈来及谈一场轰轰烈烈恋爱,你行行好,救救我吧!

    医生清俊的脸,眉头紧皱,隐忍着,语气温和地说:小姐,你听我把话说完好吗?你饮食无规律、生活晨昏颠倒,再加上长期偏好重口味,这些习惯再保持下去,你胃部迟早会产生癌变。

    陆赛男擦擦眼泪,可怜巴巴地望着眼前的白衣天使:哥哥,你不要吓唬我,我是良民,胆子小啊!

    鸿雁头痛地抚额,拽着陆赛男衣领,将她拎出诊疗室,恨铁不成钢道:陆赛男,你这个挫人!

    陆赛男愤怒:都怪你!都是你非要拽着我来全身检查!我本来没有病都被查出病了!

    马不停蹄滚出我视线!鸿雁怒了。

    鸿雁是典型的外强中干嘴硬心软,口头巴拉了一阵,怎么也不忍心让陆赛男一个虚弱病号去挤大巴,要驱车送她到小区。

    陆赛男生病时嘴巴特刁,一定吃自己想吃的,只要稍微不合适,她都拒绝进食,鸿雁宝蓝色雪佛兰刚驶出医院,陆赛男看到小贩在院门口卖冰糖葫芦,她就特想吃,鸿雁边掌控方向盘边嘲笑她说:想吃就吃呗,又没人拦着你,才两块钱一支,多实惠。

    陆赛男摇头,笃定地说:不行,我特喜欢我们小区门口那家老大爷卖的冰糖葫芦,又酸又甜,放了好多芝麻,香喷喷的,才一块五一支。

    鸿雁冲陆赛男说了声小气鬼后,认命地驱车送陆赛男到小区,陆赛男看到门口摆摊的大爷比看到亲爸还兴奋,笑得跟狗尾巴花似的屁颠屁颠蹦到他跟前:我来一串。

    刚付完钱,没走两步,一辆综合执法车闪着警灯牛里牛气地停到小区门口,从里面下来两个身穿制服腰chu膀圆的男人,其中一个不耐烦地指着大爷的摊位,鄙视说:讲了多少次,这边不能摆摊不能摆摊,怎么还厚脸皮摆摊?!

    大爷唯唯诺诺地道歉:我这就走,这就走。

    另外一个城管脸红通通的,满身的酒气,上前就是一脚,踢翻摆摊用的小自行车,嘴中骂骂咧咧的,又去踢阻拦他的摆摊大爷。

    陆赛男一时被正义冲昏了头脑,扔了手中冰糖葫芦,冲到他们跟前:你们有话好好说,干嘛打人?!

    那个没喝醉的城管,望了陆赛男一眼,摆手说:小姑娘家多管闲事,小心惹祸上身。

    陆赛男夸张地嗳哟一声:怎么个惹祸上身法?要么你们道歉,要么你们现在就灭了我!

    没喝醉的看着陆赛男笑,说陆赛男是傻×,喝醉的就说:爷好多天没活动了,今天要试试拳脚。

    鸿雁见这边争起来了,赶紧打手机求助,又跑到陆赛男那儿和她统一战线,一致对外,大咧咧地叉腰:两个大老爷儿们欺负一个小姑娘家,你们不怕说出去丢人。

    陆赛男和鸿雁素有默契,当下陆赛男就接上去,扬起下巴讥笑说:矮油,他们为什么看到不顺眼的就动手动脚?冲鸿雁会心一笑,她继续指桑骂槐:不就是家庭生活不和谐不幸福导致心理越来越扭曲变态,穿上一身执法制服就到外面找软柿子泄气。啊呸!他们怕丢什么人?!良心早被狗吃了!

    陆赛男一时脑热的一顿抢白,完全没考虑后果,喝醉的城管一拳捣过来时我连怎么躲闪都忘记了,只记得下意识的动作是挡臂。

    被打到的手臂尖锐地疼痛着,原本她想踹一脚回去的,可鸿雁煞有介事地扑到我身上,哇哇大哭,鼻一把泪一把地哭喊:天呐——,城管打人!城管打人!

    我靠,不愧是表演专业的!连一旁畏畏缩缩的大爷也被唬得一愣一愣的,赶紧到她跟前,关心道:姑娘,你有没有事?

    陆赛男本来是小伤,没想到鸿雁这娘儿们朝她大腿使劲掐。鸿雁本来指甲又长又尖,一使劲就滑到R里去了,陆赛男疼得眼泪直掉,本能地呼喊:疼,疼,疼死我了。

    大爷完全是好心,抓着陆赛男的手,闷头就哭:姑娘,我连累你啊!我连累你啊!

    原本冷眼旁观的不明真相围观群众看不下去了,纷纷围到综合执法警车前,声讨他们太过分,要求道歉,要求赔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