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风水大师:第0420章 欢迎来RB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周围还有一群青春可人的和服少女,应该是土御门家族的分家,王梓轩向两名和服少女道:两位美女,横幅很有特色,你们有车么?

    有啊!有啊!两名和服少女对视一眼,受宠若惊的不迭点头。

    我做你们的车!王梓轩左拥右抱的往外走。

    李兆天、土御门寒子和安培晋太郎三人一脸愕然,这位王大师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他们三个的事先的安排都做了无用功。

    我也很帅仔!杜坤摆出造型,一甩大刘海道。

    李兆天三人丢他一记白眼,也往机场走去。

    没眼光!是不是金毛**三?杜坤看向身旁的法奥。

    后者攥紧砂锅大的拳头,嘎巴作响,在杜坤眼前比划了一下,夹着拐一瘸半步癫的飞快追向王梓轩。

    出了机场,还没有上车,王梓轩就与两名少女混熟,两名和服少女出自分家系的仓桥家族和若杉家族,仓桥明子和若杉晴子。

    在王梓轩的心理暗示下,两女争先恐后将她们该说的和不该说的事情都讲了出来。

    在江户时代因德川幕府的强烈支持,土御门家主土御门泰福家成立土御门神道,掌握阴阳师集团的实权,垄断国家官方历法的编制和参与国家政治的权利,德川幕府赐予封地,使其家名维持下去。

    明治维新后,新政府推行废佛毁释,不但剥夺了土御门家制作历法的垄断权,更废除了阴阳道,幸好有不少旁支以土御门家为首,暗地结成了土御门神道同门会。

    1952年,驻东瀛总司令麦克将军强制拟订信教自由宪法草案,土御门神道得以成为正式宗教法人,以神道教家学名义存续阴阳道直至今日。

    东京,成田国际机场。

    剧烈的颠簸过后,一架波音客机停在跑道上。

    杜坤扒着舷窗往下瞅,兴奋的回头道:师兄,下面好多妹子欢迎我们!

    王梓轩摘下眼罩:你怎么知道?

    下面有条幅写的,师兄,你看!

    王梓轩探头打量,成田机场下面多名和服少女高举横幅欢迎王大师来日。

    欢迎来日?

    王梓轩嘴角抽了一下,拜托,不要用这么污力十足的句子好不好?

    得知王梓轩的到来,土御门家的欢迎仪式非常郑重,虽然队伍大多是年轻一代,但早早便在机场等候。

    刚出机舱,就看到李兆天身旁的土御门寒子向他热情挥手。

    站在李兆天另一边的,还有一位身穿黑色纹付羽织袴的年轻男子。

    纹付羽织袴是东瀛男人的第一礼装,包括黑色纹付的羽织和文付的袴。纹付指的是家纹,位于羽织的前后两侧以及袖子。

    纹付羽织袴包括7个部分,分别是羽织、纹付、角带、袴、足袋、履舞、白扇。

    王梓轩面带微笑缓步下机,杜坤随后。

    一身纱布夹着拐杖的法奥堵在舱门口,有乘客试图过去,法奥露出自己不住跳舞的肱三头肌,吓得空乘小姐与东瀛乘客连连鞠躬。

    梓轩君,你终于来啦!土御门寒子亲昵的上前挽住王梓轩的胳膊。

    我们没这么熟吧?微笑点头王梓轩压低嗓音道。

    帮我杀了他,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土御门寒子笑的天真烂漫,说出的话却寒彻透骨。

    王梓轩顺着她的目光看向一名身穿黑色纹付羽织袴的年轻男子。

    李兆天笑着上前道:王大师,我为你介绍,这位是土御门分家安培家族的当代俊杰,安培晋太郎!

    王桑,我是晋太郎,还请多多关照!身穿黑色纹付羽织袴的年轻男子躬身施礼,面带恭谨,眼底却闪过一道寒芒。

    王梓轩打量一眼土御门寒子,他对土御门家族也略微有一些了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