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梧桐:第四十四章 如何收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在齐少凌的身体体质特殊,那位打手给他造成的伤势并不太严重,但饶是如此,他依然是流了很多血,几乎染红了他的半个身子。

    不多时,早有会所的服务员取来纱布和消毒药,田梅亲自剪开齐少凌的上衣,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他的伤口。

另外,姜夫人那边也有人为几个受伤的打手处理伤口。

受伤最严重的自然是那个被齐少凌斩掉一只耳朵的打手,在同伴的帮助下,匆匆处理一下伤口,在另一个人的陪同下赶往附近的医院。

    严东的身上也有些许受伤,只不过都是一些皮外伤,没什么大事。

倒是其他的保安也有受伤的,都是在打斗中被各自的对手伤到的,经过简单的处理后,都站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

    半个钟头过后,电梯的门再次打开,从里面走出来几个人,为首的正是姜军。

在他的身后则是几个穿着黑衣的男子,各个精明强干,目透精光,一看就是久经沙场的狠角色。

    姜军走出电梯,冷冷的看了看一旁的齐少凌,鼻子里哼了一声,走到田梅的身边开口说道怎么回事梅子,怎么弄到如此地步?    田梅看了看姜夫人又看了看姜军说道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家夫人领着一些人,进来就说要收回会所而且二话不说就打人,我弟弟和这些保安被迫自卫,结果双方各有受伤。

姜军扭头看了看姜夫人说道是这样吗,怎么和你在电话里说的不一样呢,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姜夫人闻言身子一震,你别看她平时飞扬跋扈的,对姜军颐指气使,满不在乎,可是一旦姜军动了真怒,她也是不敢顶撞。

当下就把事情的经过简单地诉说了一遍,当然对她不利的自然是避实就虚的带过。

    姜军听完了诉说沉思了片刻说道这件事看来还真的有些棘手,你们知道那位受伤的人是谁吗?他不仅仅是社团的金牌打手,而且还是一位元老的亲孙子。

那位元老在社团中地位相当高,就连咱们堂主见了,都得敬人家几分,可如今在咱们这里受伤了,而且还是伤到一只耳朵,这要是让那位老爷子知道,恐怕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了,我希望你们能有一个心理准备。

    姜夫人这时说道要怪也怪不到我们头上呀,都是这个狐狸精惹出来的祸,要不是她占着会所不撒手,今天也不至于弄到这个地步。

行啦!你闭嘴吧,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不是埋怨谁的时候,关键是那位元老那边肯定会要给个说法,不然我们这里的人都没好果子吃,弄不好还会有大难,你们可别以为我这是危言耸听,那位元老的脾气相当火爆,真要是发起火来,我们没有人能搪得过去。

那怎么办?难不成还会把我们怎么样不成?姜夫人此时有些惊惧的说到。

不好说,那帮老家伙个个心狠手辣,肯定不会就这么轻易揭过,看来还得请堂主出面了,别人没这么大的面子。

    随后姜军回头看了看齐少凌,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厉色,不过并未多说什么,而是对着姜夫人说道事已至此你也别在这里胡搅蛮缠了,赶紧回去避避风头吧,闹不好还会惊动咱家的老爷子呢,你赶紧回去和老爷子先知会一下吧,别到时候找到头上被动。

姜夫人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可一看到姜军的眼神,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招呼其余的几位打手,匆匆离去了。

    这时田梅走上前,轻声说道真的有那么严重吗?不就是一个金牌打手吗?还至于兴师动众的吗?梅子,这事你可别小看了,那位元老者真的很恐怖,听说当年就因为一件小事,差点没把一个仇家灭了满门,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可要有心理准备!说完又看着齐少凌说道我知道梅子很看重你,你小子也的确有些门道,身手不错,不过发生这样的事,要想毫发无损的全身而退恐怕不可能了,你最近哪都不能去,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会所里,随时等候对你的处罚,不要妄想逃脱,至今为止,还没有谁能在我们社团的追杀下活命呢,我劝你最好别打歪心思,免得到时候牵连无辜的人和你一起遭罪。

    齐少凌没有吭声,他知道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他要面对的可是一个庞大的社团,这次看来凶多吉少。

他原打算一走了之,可听了姜军的话又怕给田梅带来麻烦,因此他到了此时也是有些犹豫不决了。

田梅这时又说道事已至此就不要去想了,接下来我去想办法吧!少凌、东子你们先回去休息吧,你的伤口还要处理一下,不然会发炎的,等会我让人请个大夫过来,给你们好好处理一下伤口,你们先下去吧!齐少凌和严东连同几个保安一同下楼了。

    此时的楼上只剩下田梅、姜军和他几个手下,姜军将几个手下打发走对田梅说道梅子,今天这事你要有心理准备,那位老爷子很不好惹,何况你们今天闹出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就连我恐怕都无能为力了!田梅好看的眸子一闪,在她的心中,一直是很敬重这位姜大哥的,不仅仅是因为姜军曾经给以她许多的帮助,更因为两人之间的特殊关系。

不过,姜军刚才的一番话还是让田梅有些失落感,心中不禁一叹:毕竟不是真正的夫妻关系,仅仅是一个情人罢了,无论何时她都不可能真正走进对方的心中。

在关进时刻,她还是会被人无情的抛弃。

    田梅笑笑没多说话,只是略作表示感谢,毕竟姜军还是及时赶来了,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过了一会,姜军借故离开了,田梅也一同下楼来到了齐少凌的房间。

叮嘱二人这些日子不要轻举妄动,一切都有她在,暂时不会有设么太大的麻烦,毕竟这么多年了,田梅在道上也是小有名气,认识许多有头有脸的人物,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关系去游说一些人,尽可能的帮助齐少凌化解这场劫难。

    齐少凌倒不是太担心,大不了一走了之,她唯一担心的是自己的母亲,齐佩云近来的状况很不好,时不时地就会头痛不已,甚至有好几次昏了过去,要不是齐少凌多方找来偏方,说不得齐佩云就会长眠不醒。

问了许多专家,他们大都建议住进疗养院,尤其是那种环境比较安静的,条件相对比较好的,毕竟那里有许多的资源和设备,就连一些大的医院都不见的有,在那里也许会有所改观。

不过这样的疗养院费用也是非常令人咂舌,动则几千一个月,更有甚者上万也有。

    不过为了治好母亲的病,齐少凌还是在养伤的过程中,在田梅的安排下,为齐佩云找到了一家疗养院。

这是一家私人经营的疗养院,位于市郊海边不远,各方面的条件都还不错,田梅将这一切都安排好了,录制了一段视频回到会所,播放给齐少凌看。

看到母亲一切都好,齐少凌总算放下心来,接下来就要真正面对来自社团的无上压力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