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主大人翻墙来:【69】我不喜欢你5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十分想阻止,偏生得无权干涉凤主的任何决定。

    在斗兽场,擅自入场救了秦商,在云山凤殿,明明是大怒之时,却同意了秦商所谓的交换提议。还有昨晚竟然扮作殷离的模样,去安慰秦商。

    这一切都表明着:凤主正在改变,不由心志地变化。可他却连原因都找不到,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想到这,也冉有些自嘲地笑了笑,说到底,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凤主在培养他,他从未真正为凤主做过什么事到底枉费了凤主当年,救他的心思。

    你在这殿门前做什么?

    身后轻盈的脚步声响起,也冉闻声抬头,极迅速地敛去目光的讶异,回道:凤主,您回来了。

    晋凤走近了也冉身旁,一双潋滟的凤眸盯着他看了片刻,才道,你昨天,跟踪本尊了。

    凤主饶恕!

    扑通一声,也冉弯下膝来。

    晋凤依旧是淡淡地睨着他,原因。

    也冉自知晋凤是在问他,跟着出去的原因。又沉默片刻,狠了狠心似豁出去般问出了口,殿下,您为何对秦商如此关心

    晋凤皱了皱眉,脸上露出些许不悦之色,也冉,这不是你该管的。

    殿下,也冉轻轻喊了,也冉自知僭越,可殿下您来这有六百年之久,才等到了机会。若是若是对一个凡人**动了妄念,您还怎么舍得忍受亿万年孤独

    晋凤原本平静地眸子似乎因也冉的话裂开一道缝隙,透着那丝缝隙,流露出星星滟红,他低声喃喃着妄念二字,一遍又一遍。

    竟是这个原因我才一直对她忍让又忍让

    也冉一番话,令这原是纤尘不染、脱尘远立的神官失了冷静,陷入了困惑

    沿着离王府西侧路,殷离带着秦商进了离王府背靠着的废弃的后山。

    一路走来,秦商极为冷静,可当她真正见到那一捧黄土之时,那丝冷静荡然无存。

    本王不知她家居何处,又因是你的丫头,不好按照离王府的规矩安葬,怕尸体腐化伤人,只能将她火化了。

    如果说,秦商是第一次见到死人的骨灰,她这般惊慌失色也许可能理解。若是说她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胸口这般痛彻心扉,也算个理由。

    只是,千万个如果中,她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是双腿发软,跌倒在地,不敢再上前一步。

    身边的殷离没料到她一路沉静,现在却骤然跌在地上,衣裙染上一层厚厚的泥土。

    她可有,苏醒过

    你可给她换了一身新衣裳

    殷离每说一个不曾,秦商的脸色就白上一分,秦商,她只是个丫头,况且她的死算不得你的错。

    她的死,错不在你。

    只是一个丫头她抬头看着殷离,殷离高大,遮去了一片阳光,逆着光线,殷离也看不清秦商眼中蓄满的泪水。

    呵~,是个丫头,才不过十六七八,我还没给她寻个好人家,却如今,在我手中断送了性命

    若是在我家那,她还是个姑娘,平时不曾做过什么错事,因做了我的丫头,丢了性命,如何说错不在我啊!

    秦商上前了一步,殷离蹲下身来,轻轻地揽着秦商的肩头,低语道,哭吧,哭了就好了。

    荒芜的后山,飘零的落叶,女子的哭泣声由低渐高,穿透了山间,穿进了王府。

    秦商,她的命,我会帮你讨来。

    待秦商哭了许久后,殷离突然说道,你便好好哭一次,只此一次。

    秦商一怔,眼泪还是往下掉,她抬起头,隔着蒙蒙地眼雾想看清殷离的神情。

    眼上却突然覆上一双有些冰凉的手,她一震,忘了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