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龙人传:第28章 阴沟里翻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泰戈尔五体投地,汗如雨下,眼皮也不敢抬一下。

    大人您器宇轩昂、英俊潇洒,在下有眼无珠。而且,这三人本来就是大人您的,是在下眼拙,挡了大人的道。在下知罪了,还请大人责罚。泰戈尔面如死灰道。

    这几人也不是我的,而是死侍大人的。我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九牧王再言道。

    是,这几人是死侍大人的。泰戈尔恭敬道。

    操,刚趴下一只大老虎,却又迎来了一头独腿儿的牛,而且还是他妈的神牛,我们的命怎么这么苦。

    蛋生看泰戈尔与九牧王在那里你一言、我一语,讨论着他们几人的归属问题,就像是在讨论几件货物,全然没拿自己当然人看,不禁很是悲从中来,内心同时又很是感慨道,如若今日我有夔牛那般强大,也不至于如此受人凌辱。哎,胭脂井啊,胭脂井,我们何时才能到达

    早这样不就得了,白白浪费我这么多弓箭和捕兽网。这时候,在一边观战良久的死侍终于抱拳走上前来,很是惋惜道。

    在下实在不知夔牛大人在此,否则绝不敢造次。泰戈尔很是卑躬屈膝道。

    罢了,罢了。死侍直直向蛋生三人走去,一边挥手道,所幸没发生太大的冲突,否则要是缺了胳膊、或是少了腿,那就真的不好了。

    九牧王眼皮也未抬一下,只是在死侍说到或是少了腿之时,身形仿佛颤抖了一下,之后便又若无其事的开始收鞭子,动作还是一如既往的慢。现在的他,全然看不出以前那副狂暴血腥的模样。

    给虚空兽带句话,他这次想要的东西,我暂且替他收下了。他若还想要,就让他自己来取。九牧王最后对泰戈尔道。

    在下一定带到,在下告退。泰戈尔瞬间如获特赦,霎时欲振翅高飞而去。

    还有一句话。九牧王说。

    泰戈尔一个踉跄,差点摔倒,顷刻再次伏地,这一次,他伏的更低,全身几乎都贴到了地上,大人请说。

    要在以前,这一鞭子是必须抽下去的——九牧王轻言道。

    泰戈尔浑身一颤。

    但是,你必须明白——九牧王将收好的鞭子放回背后,继续道,它之所以没有抽下去,只是因为我要留你一条贱命去替我传句话,而已。

    谢大人不杀之恩。泰戈尔磕头如捣蒜道。

    冰雪消融,冰锥融化,先前被冻成冰凌的狮鹫的尸体和老鼠们的尸体再次显露出来

    泰戈尔仓惶而逃。

    死侍大大咧咧朝着蛋生他们走了过去。

    九牧王再次恢复成一幅耄耋老人的神态,冷眼旁观。

    几位贵客,我们走吧。死侍咧嘴一笑,对蛋生三人轻松说道。

    他不笑还好,也就阴森恐怖些罢了。但若一笑,反而给人毛骨悚然的感觉。那一嘴白森森的牙齿,很尖锐、很锋利,很冷。

    走,往哪儿走?搞得好像我们很熟似的。蛋生将葵和蒂娜往自己身后拉了拉,一边舒展开右手,随时准备拼命。

    去鸣沙湾。死侍耸了耸肩膀,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道,我们大当家的有请。

    你们大当家的是谁?蛋生问。

    墨龙。死侍并不打算隐瞒什么,而是如实答道,不朽神王座下的天字第一号赏金猎人,鸣沙湾的大当家的。

    是吗?如果我们不去呢?蛋生的右手已经舒展开来,炎在掌心躁动着,跳跃着。

    我死侍做事向来能说话就坚决不动手,所以,我奉劝各位一句,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死侍无所谓道。

    我靠,你说话真有意思,还挺押韵。你写诗呢?蛋生嗤笑道。

    小心他的手。九牧王突然提醒死侍道。

    如若别人不知炎的厉害,这情有可原,毕竟不是谁都能有幸与上古大神比肩而立。但九牧王作为上古大神雷神的坐骑夔牛,就不可能不知道。

    如果他在你面前动手,会不会是班门弄斧?死侍仿佛一点都不在意,而是回过头去问九牧王,直接将自己的后背留给了蛋生。

    看这小子的火候,炎的神法应该尚未觉醒。九牧王略微端详蛋生的面色道,现在的他,对于我,就跟一个三岁小孩儿无异。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